春卷:咬一口“春天”好下饭

  “再来一个!”

  满桌子菜肴,身披龙袍的小孩唯独心仪那种用面皮卷着新鲜时蔬所制作的点心,一会儿功夫,已经吃下去三个。小太监得令后,踩着碎步退出去,然后一溜小跑来到御膳房,让厨师赶紧加餐。等到小孩吃到第六个的时候,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饱嗝。宣刚才跑腿的小太监,要他重赏制作这道点心的厨师。等小太监遵照他的旨意办完这件事回到殿上,那个小孩却开始叫痛。小太监手忙脚乱跑到小孩身边,又招呼来一个跟班,一个人为小孩揉腹,另一个用手掌轻轻地拍小孩的后背,助其消食。

  这个小孩就是清末最后一位皇帝溥仪。在封建社会,贵为皇帝,天下尽有,却把自己给吃撑了,虽然那时他还是一个顽皮的孩子,但足以见得这种食物的魅力所在。这个小故事被溥仪写在了他的反省自传《我的前半生》这本书里,这件尴尬童真的小事使得这本基调沉重的书有了一丝明媚的光彩。这种让溥仪吃撑的点心就是春卷。

春卷:咬一口“春天”好下饭

令人垂涎欲滴的春卷。(资料图)

  立春是24节气中第一个节气,在民间有许多风俗,比如抢春、打春和咬春。其中最受欢迎的无疑是咬春,可春天怎么咬,难道是跑到乡间原野里呼吸一口新鲜的带着泥土芬芳的空气,又或者跑到冰面化开的河边掬一捧清冽的河水饮下,要不就是趁着东风托起一只风筝去摸一摸那春天的云朵?都不是。咬春还是跟吃有关。在以前,逢着立春这天,老一辈的人们都会咬一口萝卜,不管家里再穷,在那天也要买个萝卜给孩子们咬咬。发展到现在,咬春的对象已经从萝卜蜕变成了春卷。

  春卷,又名春盘和春饼,多在立春当天食用,其意义大概类似于粽子之于端午、年糕之于春节。但是春卷的制作方法要远比粽子和年糕要简单,仅需用把和好的面擀成椭圆状,裹上新鲜时蔬,或者豆沙、肉末皆可,然后卷成长卷,两头折起,下油锅煎炸即可食用。炸春卷也是后世改良,一开始人们只是将面皮熥熟,裹上蔬菜或者羊牛肉而食。在清朝,清潘荣陛所著的《帝京岁时纪胜》中,就有这样的句子:“新春日献辛盘。虽士庶之家,亦必割豚,炊面饼,而杂以生菜、青韭菜、羊角葱,冲和合菜皮,兼生食水红萝卜,名曰咬春。”

  关于春卷的由来,众说纷纭,其中有两个都跟书生有关。

  一说是在宋朝,有一名书生为了应试,三更灯火五更鸡地早晚耕读,住在了书中的黄金屋中,每每吃饭都需要妻子来“叩门”,有时候甚至连吃饭的时间都要攒下,或者是一手拿着干粮,一手又握住了笔杆,边吃边写。长而久之,身体的机能就要起义,因为得不到菜和肉的补充,面色蜡黄,行动无力。她的妻子见状深为其忧,就想到一个办法,用米磨成的面制成薄冰熥熟,裹上菜肉,卷成筒状让丈夫食用。这样既消灭了饥饿,又补充了营养。有多少个书生做的文章能流传至今呢,但是因为他的好学而使得春卷流传至今,也算是歪打正着功德无量了。

 

春卷:咬一口“春天”好下饭

漫画:聪明妻子发明了春卷。(图片来源:中国兴农网)

  一说是在清朝,金门人蔡谦在一次上朝时因为耿直而冲撞到了当今皇上,皇上知道蔡谦是无心为之,并没有定他的罪,但是却小小地捉弄了他一番,要求他以后写字要两手各执一笔同时书写。皇上本想着让他知难而退,认个错儿,这事就过去了,谁知蔡谦却毫不退缩应承下来。皇上命人取来纸笔,蔡谦就在朝上操练起来。皇上随口说道:“那你以后都两手写字吧!”这本是一句戏言,可在忠贞又迂腐的蔡谦看来,君无戏言,于是自此就落实起来两手执笔写字的事情,到了家里,失去了皇上和列位大臣的监督,仍然不敢怠慢。蔡谦经常在吃饭时听属下报告公务以节省时间,听到他认为重要的内容,就立刻停杯投箸,奔至书房开始写折子。写折子不像写诗,讲究一蹴而就,往往是写写停停想想再写。以往,他会把饭带到书房,想问题的时候就吃上两口,现在双手执笔,颇为不便。他妻子怕他饿着,就用面皮卷上一些炒菜送入其口中。

  其实,关于用薄面饼裹菜肴而食的记载,早在晋代就已经出现。要找到春卷发明的第一人恐怕比大海捞针都难。大海捞针起码还有个针作为目标,有个大海作为界限,而在历史的汪洋中,那个人我们却无处搜寻。也许是千年前一个寂寂无闻的劳动人民在田间工作,他的妻子将蔬菜用面饼卷了带到农田,让其就食。

  不管怎么样,今天的我们可以惬意地享用到这个美食,各种糕点店,甚至是专门出售春卷的小店都张着笑脸迎接我们的光临。但是如果有时间,最好还是能够自己亲自动手,为自己,为家人做上一份春卷,和家人一起咬这个春天一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