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虫统治地球的条件 即使是南极洲也不例外

昆虫统治地球的条件 即使是南极洲也不例外

马来西亚婆罗洲,一只竹节虫伪装成树枝的模样。 PHOTOGRAPH BY CH’IEN LEE, NATIONAL GEOGRAPHIC

昆虫统治地球的条件 即使是南极洲也不例外

墨西哥米却肯州的帝王斑蝶(Danaus plexippus)正在做日光浴呢。 PHOTOGRAPH BY FRANS LANTING, NATIONAL GEOGRAPHIC、

昆虫统治地球的条件 即使是南极洲也不例外

行军蚁在迦纳的土地上「行军」! PHOTOGRAPH BY JOE BLOSSOM, ALAMY

昆虫统治地球的条件 即使是南极洲也不例外

一只瓢虫正在捕时某种以农作物为食的蚜虫。 PHOTOGRAPH BY GEORGE GRALL, NATIONAL GEOGRAPHIC

昆虫统治地球的条件 即使是南极洲也不例外

埋葬虫正准备掩埋一只跳囊鼠。 PHOTOGRAPH BY DARLYNE A. MURAWSKI, NATIONAL GEOGRAPHIC

视频:来看看草食昆虫的精采摔跤秀

未来世界网科技资讯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Liz Langley 作者:曾柏谚):甲虫、蚂蚁或者其他昆虫的确有些本事,能让它们在世界各地生生不息,即使是南极洲也不例外。

虽然当它们停在鼻子上,或者当你发现食物堆中爬出一只接着一只的小家伙时可能不太讨喜;不过不管你喜不喜欢,地球上大概有100京(1018)只昆虫,包含了大概1000兆只的蚂蚁。

亚力桑纳大学的昆虫学家凯蒂·普鲁迪(Katy Prudic)说道:「四亿年前最早一批从海中上岸的动物中,有一部分甩去了泥巴还长出了翅膀,我们现在看到的昆虫就是这么演化来的。而当地球氧气浓度下降时,昆虫的体型也随之变小,这使它们呼吸更加顺畅,也更容易逃离捕食者的追击。」

【编按:昆虫并没有例如鳃或是肺这样的器官,来将氧气融入如血液等循环系统,再将氧气带给组织;相反的,昆虫藉由气管系统(tracheole system)来呼吸,在体内有一套发达的呼吸管网直接将气体从体外送抵组织附近,氧气再扩散到组织中。

传统上认为昆虫因此呼吸效率相对低落。环境中的氧气浓度愈低,昆虫就需要愈小的体型或者愈粗大的气管使得氧气「来得及」扩散给组织,当所需气管系统的尺寸超过生理极限的时候,昆虫的体型也就被局限在此。

但是氧气浓度较高所以昆虫呼吸负担较轻,因此在远古时期发展出巨大体型,这个说法是对巨型古昆虫的唯一解释吗?英国普利茅斯大学的威寇·贝克(Wilco Verberk)可不这么认为,在威寇的新理论中,认为恰恰是因为当时过高的氧气浓度对用皮肤交换气体,而无法控制进入身体氧气含量的幼虫而言是有毒的,因此幼虫不得不快速长大,降低自己表面积与体积的比例,减少气体交换摄取效率;而成虫因为可以藉由气孔(trachea)控制气体进出,在调控气体交换上比起幼虫更有弹性,则可以适应当时高氧浓度的大气环境。】

可别看昆虫才一丁点儿大,在演化之路上他们变得既坚韧又有良好的适应力,撑过了好几次的大灭绝。普鲁迪补充道:「唯一一次例外是大约在2.52亿年前的二叠纪大灭绝,当时大量的二氧化碳进入大气中,使得地球长达数千年处在缺氧的状态。」

如今世界各地已知的昆虫起码有85万种,连南极这种极端环境都有南极蠓(Belgica antarctica)爬来爬去,这让人不禁好奇──这些小东西怎能如此无所不在呢?

转守为攻

起手式,昆虫能产下大量且不需要照顾的后代。以非洲行军蚁(Dorylus sp.)为例,每28天可以产下高达400万颗卵,这可创下了社会型动物的纪录。

除了生殖力惊人,他们的防卫能力也同样不容小觑,好比从铁甲甲虫(ironclad beetle, 幽甲亚科Zopherinae)的超级坚硬外壳、有毒刺的猫毛虫(puss caterpillar, Megalopyge opercularis)到能发出腐臭的河滨蠼螋(Labidura riparia),都非常难缠。

虫虫甚至能使用炸弹呢!普鲁迪说道:「步行虫科(Carabidae)的放屁虫会朝任何试图吃掉自己的动物口中喷出一个『小炸弹』──实际上是氢硫酸啦,但即便如此也没人想尝第二次吧。」

当然昆虫避免自己成为别人午餐的招数可不只如此,有些昆虫会将自己「藏起来」。兰花螳螂(Hymenopus coronatus)会伪装成一朵看似无害的兰花,借以伏击猎物;巨人叶䗛(Phyllium giganteum)会随着风前后摇摆来拟态被风吹动的树叶;而颜色如地衣一般的地衣螽斯(Markia Hystrix)则隐蔽在长满地衣的树上,还偷偷吃两口用来藏匿自己的地衣呢。

而当昆虫不得不自我防卫的时候,有些会狠狠地盯上捕食者一口,好让对方痛得不敢再越雷池一步呢。

《螫人的野生动物》(The Sting of the Wild,暂译)的作者贾斯汀·史密特(Justin Schmidt)在书中描写,对人类而言最惨痛的虫咬莫过于沙漠蛛蜂(tarantula hawks )了,贾斯汀在书中描述到:「痛彻心扉、目眩欲绝,相比起来连战士黄蜂(warrior wasps, Synoeca sp.)都不算什么了。」

逐臭之夫

昆虫在为自己忙活的时候,还顺手帮了我们一把呢!

史密特在电子邮件中写道:「昆虫最主要的天敌就是其他昆虫了,当然害虫也无法避免,举例来说,瓢虫就以会破坏农作物的蚜虫为食。这些微小的无脊椎动物也对我们的农业与环境带来极大助益──它们耕耘、施肥、翻土与播种,尤其全世界高达三分之一的粮食作物得仰赖昆虫授粉。」

除此之外,昆虫还是清道夫呢!好比埋葬虫会利用在尸体产卵养育下一代,顺带就清除了在地上的腐肉。

马里兰医学院的安妮·伊丝特(Anne Estes)在电子邮件里提到:「粪金龟简直是『终极回收员』,拯救我们脱离陷在「便便海」中动弹不得的苦海;也使得粪便中的养分重新回到土壤,而不会被冲进溪流、河川与湖泊中进而危及家畜。更何况有些粪金龟,例如彩虹粪金龟(Phanaeus vindex),即使在清理便便也非常迷人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