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中的耐药基因并不可怕,但细菌的耐药性很可怕

雾霾中是否存在耐药菌,对人体有多大危害呢?

雾霾中的耐药基因并不可怕,但细菌的耐药性很可怕 

 

最近,瑞典科学家乔基姆·拉尔森(Joakim Larsson)在知名学术期刊Microbiome上,发表了题为The structure and diversity of human, animal and environmental resistors(人体、动物和环境中耐药基因的构成和多样性)的论文,拉尔森在论文中提到,从北京一次雾霾天的14份空气样本中检验出抗生素耐药性基因。

 

这篇论文一经发布,在网络上引起了许多关注,北京市卫计委甚至特别为此发表了声明,指出了雾霾中出现耐药细菌的风险并不大。但这则声明似乎并未平息人们的担心。那么,雾霾中是否存在耐药菌,对人体有多大危害呢?

 

耐药基因不等于耐药病菌

 

拉尔森教授的这篇论文是一篇阐述微生物耐药基因分布的学术文章,其主要观点包括如下几条:

 

1. 环境中广泛存在多种不同的与细菌耐药性相关的基因;

 

2. 在被抗生素污染的环境中,耐药基因的分布最为广泛;

 

3. 人体内可检验出大量耐药基因,但携带这些基因的细菌种类并不多;

 

4. 城市空气中存在大量的耐药性基因。

 

在证明第四个论点时,拉尔森教授和同事研究了北京雾霾天气下的空气样本。值得强调的是,这篇文献在检验耐药性基因时,并没有采取常规的耐药性微生物培养方法,而是采取了先进的illumina”测序技术,即直接从样本扩增特定的DNA分子片段大量测序,并与已知的细菌耐药性基因进行比对,这和法医学上通过比对犯罪现场遗留的DNA,从而寻找嫌疑犯的原理有些类似。但这种方法可以检验出任何来源的DNA片段:这些片段有可能来自细菌、细菌的芽孢、死掉的细菌、甚至是已经破裂的细菌残片等,因此可以说,雾霾中检验出耐药基因并不表明雾霾中存在可以诱发感染的细菌活体。

 

在接受《环球科学》记者采访时,拉尔森教授特别澄清了一些问题:普遍来说,携带抗生素耐药基因的微生物只是少数,即使在高度现代化的环境中,绝大多数微生物还是不存在抗生素耐药性的。他们的研究仅仅分析了北京空气中的DNA分子,对于健康人而言,只有具有致病性的微生物才能够造成感染,而在拉尔森研究的样本中,致病菌数量极少。另外,造成感染的主要因素还是传统的人体接触、食物/饮用水传播等,因呼吸空气而被感染的概率很低。

 

耐药菌依然危险

 

虽然在雾霾中发现耐药基因这个事件本身并不值得担忧,但近几年,细菌的耐药问题却让学术界特别是临床医师们忧心忡忡。从本质上讲,耐药细菌和同种的非耐药性菌对人体的致病机理是一样的。但,一但细菌对某些抗生素产生了耐药性,在治疗上继续使用该抗生素效果就会打折扣甚至无效。

 

抗生素是人类对抗细菌感染的重要手段,在抗生素发明前,细菌感染是人类因疾病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近年来,某些几乎已经绝迹很久的细菌感染性疾病如结核病大有卷土重来的势头,究其原因,一方面如HIV感染者等免疫低下人群容易受到感染;另一方面,大量出现的细菌耐药问题也让治疗手段捉襟见肘。

 

国内许多大医院对抗生素的使用有严格的规定和管理措施。在谈到耐药细菌的问题时,北京一家三甲医院的医师向《环球科学》记者表示,根据抗生素的抗菌能力、抗菌谱以及研制使用的先后年代将抗生素分成非限制使用、限制使用和特殊使用三级。普通医师的处方权仅限于非限制使用的常见抗生素(效果好,副作用较小,使用最广泛的抗生素,同时也是细菌最易产生耐药性的一类);副教授以上的医生可以使用限制使用的抗生素(有一定副作用,以往使用较少,可以针对部分耐药性细菌);而特殊使用的抗生素(疗效独特,新研发的药物,细菌一旦对该类药物产生耐药性将产生严重后果)的处方权仅仅是重症医学科,感染科等的资深医师才有。同时,医院会随时检验各个科室环境中耐药性细菌的情况,并通报给全院医护人员。根据经验,一旦环境中出现耐药性细菌,将很难清除掉。

 

抗生素的抗菌机理非常复杂,针对不同病原体使用不同的抗生素是一个临床医师需要随时复习的功课。患者一旦发生发热等感染症状,应当去医疗机构就诊,不能自行用药,特别是抗生素。而现阶段中国民众获取抗生素还是比较容易,许多患者被病毒感染引起流感时也会自行服用抗生素,一方面对治疗毫无作用,另一方面还增加了肝肾负担,最可怕的后果就是促进了体内细菌产生耐药性。但,目前许多患者为了达到尽快解除病痛的主观愿望,往往主动要求医生给予抗生素,甚至是要求抗生素静脉点滴给药,医生在限制抗生素使用方面有很大阻力。

 

兽用抗生素的滥用同样会造成细菌耐药性的问题。一方面,动物体内会直接产生耐药性细菌,另一方面,残留在动物体内的抗生素会通过食物进入人体,间接引起人体内的细菌产生耐药性。国内著名的一个三级甲等医院以往收治过严重过敏性休克的患者,在排除了其他过敏因素后,医生发现该患者的过敏源就是牛奶中含有的微量青霉素,而这些青霉素是用来治疗奶牛乳腺炎的。可想而知,我们日常从动物制品中是可以摄入兽用残留抗生素的。

 

细菌耐药是整个人类种群的事情,种群是由每个个体组成的。细菌进化速度很快,而人类开发抗生素的速度却非常有限。为了人类尽量减少和有效地抵抗病原微生物的侵害,严格限制抗生素使用是每个个体都应重视和关注的。

 

扫描二维码关注未来世界网微信公众平台随时获取丰富科技信息
未来世界,科技资讯,科技产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