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尔”卖文救女”获200余万捐款 事件暗藏营销引质疑

时间回顾:

从2016年9月开始,罗尔就为患病的女儿写文章赚取网络打赏

罗尔曾经是一家杂志社的主编,2016年因为杂志停刊待岗,在此期间他每个月依然可以领取4008元的待岗工资,他也通过个人公众号赚取每月约1000元的打赏

《罗一笑,你给我站住》文章引爆网络后,有朋友建议罗尔通过网络平台进行募捐,但都被他婉拒。后来和朋友进行协商后,罗尔决定接受“体面的帮助方式”

《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触发微信平台打赏系统漏洞,超额获取打赏超200万元

罗尔承认自己有三套房产,其中两套在东莞的房产因暂无房产证而无法买卖,通过收取租金的方式偿还房贷

罗尔"卖文救女"获200余万捐款 事件暗藏营销引质疑

罗尔戴口罩回应质疑

“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影响。”11月30日中午,罗尔在和北京青年报记者通话时,声音有些颤抖。

从11月25日到11月30日,短短5天的时间里,罗尔“卖文救女”的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刷爆网络:单篇文章转发点赞均超十万次,在“打赏”封顶的情况下,捐助者加微信给罗尔发来的红包甚至多到“来不及收而沉底”……

这次来自朋友圈的“募捐”规模有些出乎人们的意料,然而从11月30日早上到中午的短短几个小时内,事情变得更加不可控制。“知情人士”纷纷曝光罗尔的女儿罗一笑实际治疗花费仅数万元,且涉事公司“转发一次,捐款一元”暗藏营销商机……舆论在一上午的时间就发生了逆转。

随着罗尔、涉事公司和罗一笑所在医院进一步发布信息,事件中的多处细节逐渐明朗,如何让《慈善法》照顾不到的“打赏捐款”不失控,却是新媒体时代的一个需要深思的问题。

四小时内的反转

11月30日早起不到8点,宋先生习惯性地刷起朋友圈,一篇名为《罗一笑,你给我站住》随即引起他注意。“好几个不同圈子的朋友都在转。”有人转发时写到,这是一位家有白血病患儿的父亲在“卖文救女”。

文章是父亲罗尔写给患白血病的女儿笑笑的,发布于11月25日。罗尔写道:笑笑再次病危,又进了重症监护室,而重症室的费用,“每天上万块”、“我们花不起这个钱”。

罗尔在文中叙述自己正在“跑各种各样的证明,盖各种各样的章,办笑笑的大病门诊卡,申请小天使救助基金”,“这以前,我不想占政府的这些便宜,一分钱都不想占,现在我也不想占,我只想用这种方式告诉笑笑,爸爸正在竭尽全力,你一定要等着我”。

“罗一笑,不要乱跑,你给我站住!要是你不乖乖回家,就算你是天使,就算你跑进天堂,有一天我们在天堂见了面,爸爸也不理你!”文末的这段话,看得宋先生鼻子发酸。

彼时,文章底部的“阅读”和点赞数量均显示超过10万次,数字显示,已有超过10万人参与“赞赏”捐款。

“毕竟是孩子的事儿。”宋先生随手点击文章底部的“赞赏”,却被系统通知“该作者今日收到的赞赏金额已达上限”。

另一篇由“小铜人”公司的“P2P观察”公众号发布的文章也引起了宋先生的注意。

“说的是同一件事。”宋先生尽管觉得文章里注明的“你转发,我捐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很奇怪,但仍将文章转发到自己的朋友圈,想以这样的方式“帮帮这对父女”。

然而,事情在接下来的4个小时内,以宋先生意想不到的方式发生着反转。

在“卖文救女”的故事裂变式地刷屏同时,各类“知情人士”纷纷站出来爆料:有人扒出罗尔曾在公号里称自己有三套房两辆车还有一家广告公司,不卖房,为何要打“卖文救女”苦情牌?

有人截取疑似患儿主治医生的朋友圈消息,称目前罗尔女儿的医疗费报销比例高,目前他自己仅花了数万元,尚不存在入不敷出的情况。更有人将矛头直指罗尔与“小铜人”,指责他们以“转发就捐款”的捆绑方式,“利用公众的善意来进行商业营销”。

微信文章打赏每天的上限为5万元,但天天满额的“赞赏”,数十万金额的不透明捐款,也让罗尔被指“骗捐”,甚至有人怀疑,罗一笑是否患病。

宋先生觉得自己被骗了,在这种情绪的引导下,他把各种网友爆料的证据再次贴进了朋友圈,并留下了两个字的评语:“渣男”。

两个多月的平淡

早在两个月前,罗尔就在为患病的女儿写文章,每次“相关文章点击量不过几百上千”,网络端爆发的捐款他确实没想到。

用罗尔自己的话来说,5天来“山呼海啸一般的人间大爱”、这些捐款“砸晕”了他的头。

11月30日中午,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他曾多次提到,“想不到(事情)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在他看来,从9月初得知女儿患病,自己开始在公号中写女儿笑笑,两个多月间,此前的文章得到的打赏不过几十数百元、转发和点赞数“不过几百上千”,都远未及11月25日的文章《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这般汹涌。

罗尔说,女儿笑笑今年5岁9个月,9月7日在幼儿园体检中被检出“血小板偏低”,随后被确诊为白血病。3天后,罗尔在自己的公号中写下《我们不怕讨厌鬼》一文,曾以作家身份撰文的罗尔将白血病比作“讨厌鬼”,他称:“要暂停公众号的休闲文字,只给女儿写作。”

一天后,罗尔在公号中公布,《我们不怕讨厌鬼》一文收到了54笔赞赏,共计2930余元,称自己先“愧领”了,但同时写到,自己撰文是给笑笑祈祷平安,“并非筹集医药费”,他进一步解释已经为笑笑买了少儿保险,即使女儿患的真是白血病,“医药费也不会给我造成太大经济压力”。

解释和澄清一直伴随着罗尔文章的更新。9月12日,他称:“在笑笑病情结论未出之前,公众号打赏功能暂时取消。《我们不怕讨厌鬼》一文所得赏金,不论笑笑是不是白血病,都将全部用于资助无力支付治疗费用的白血病患儿。”

9月14日,罗尔透露女儿笑笑被确诊为白血病患儿,公众号的打赏功能恢复了,罗尔解释说,将把自己的公众号建成关注白血病患儿群体的平台,强调自己文章“所得赏金,用于资助白血病患儿”。

9月底,罗尔公布了一笔打赏款项的明细:已收到的32800余元的赞赏款,他拿出30000元资助10位有需要的白血病患儿,余下的2800余元留给女儿笑笑。

此后的一段时间内,罗尔甚少提及女儿笑笑的治疗费用或是得到的赞赏款问题。直至10月3日,罗尔提到,因为赞赏款是否分给其他患儿一事和妻子曾有过争吵,但他自述他们“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实在没钱了,还有房子可以卖”。

整个10月,从罗尔的文章中可以看出,女儿笑笑的病情一点点加重,他也曾自嘲是“穷酸文人”,但未曾提过公开募捐一事。

突如其来的爆发

转折出现在11月25日,《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发布当天就“引起了意想不到的轰动”、“赞赏金如大雨倾盆而下”达到了每天5万元的上限。很多朋友建议罗尔开通网络筹款平台,但罗尔没有同意。

罗尔曾回忆,文章引起民众关注之后,小铜人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刘侠风曾提出直接捐款给他,但因为他好面子,没有同意。

随后,刘侠风提出把罗尔为笑笑写的文章整合后在小铜人的公众号P2P观察推送,“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给笑笑一元钱”,同时文章“开设赞赏功能,赞赏金全部归笑笑”。罗尔说:“这是我能接受的、体面的帮助我的方式,所以我同意了。”

11月27日,这家看似与事件毫无关系的“网贷第三方平台”,在公众号上推出了相关文章。只不过,罗尔曾提到的很多“不差钱”的细节,在这篇文章中被有意或无意地隐去了。

文章称,罗尔是典型的“穷酸文人”,而女儿的治疗需要“每天少则一万出头,多则三万有余的费用”,而笑笑的治疗费用,“主要靠罗尔在公众号上写文章,认识或者不认识的粉丝打赏”。

“卖文救女”的叙述在辅助以“你转发,我捐款,你转发一次,我捐款一元”的宣传语之后,这篇文章在朋友圈里遭遇裂变式地传播。

只不过,通过“赞赏”涌入的捐款,和来自公众通过转发文章希望帮助罗一笑的善意,却在两三天后遭遇了意料之外的反转。

被推至风口浪尖的罗尔率先发声。11月30日中午,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他针对网友质疑回复称,女儿患病属实,目前仍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而他确认拥有三套房产,但称“两套在东莞的购于2015年,价值约120万元,但还没有拿到房产证,所以不能出售”。而对笑笑的医药费问题,他也承认9月和10月的费用报销后,目前自己仅支付数万元,但他称“女儿进入重症监护室后,很多器具和治疗不在报销范围内,因此日后的花费不能确定”。

但对小铜人的“转发一次,(小铜人)捐赠一元”,罗尔始终坚称不是营销,但“有过策划”,他说自己11月25日之后开始与“小铜人”接触,是因为小铜人提供的是自己能接受的、体面的帮助方式。

事件背后的营销

11月30日下午,涉事的小铜人公司发文《好事做到底,不怕风凉话》做出回应。按照“小铜人”自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整个活动募集到的具体金额约为270万元,具体来源包括:截至11月29日凌晨,“小铜人”公司根据转发量捐款30多万元,“P2P观察”公众号的爱心得到打赏10万余元,刘侠风接受的个人捐款2万余元,罗尔公众号的爱心打赏207万元等。

对于公众指责的“借机营销”,小铜人的回应却不像捐款明细一般细致。刘侠风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文章在推送过程中,全文只有一个地方有‘小铜人’三个字,作者署名只署了‘刘侠风’三个字,没有什么信息。如果这种营销能救助白血病儿童,我欢迎更多的企业来做这个事情,你们都去做营销,营销一次救助一个白血病儿童。”

在11月29日的公众号文章中,刘侠风曾坦言自己做这个事“有自己的私心”,他自述“小铜人”不是慈善机构,作为一个商业化运作的公司,“只有这种爱心接力的可持续方案,才能既帮助到笑笑,又对公司成员负责,减轻公司做慈善的负担”。

北青报记者检索工商信息发现,与“小铜人”关联的公司一共有三家:“深圳市小铜人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北京布谷互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大田古又数字传播科技有限公司”。

尽管刘侠风在11月30日的回应中否认借机营销和炒作,但在回应背后,与“小铜人”关联密切的“布谷互动”旗下、自称“挖掘最值得投资的保险产品”的公号“布谷探保”,却在11月28日顺势推出了相关的保险和理财产品内容——《想过吗?如果你患重疾,社保能报多少?》。

文章中描述称“一个朋友的女儿患白血病”,“一旦患上,能瞬间拖垮一个中产家庭”……随后推荐大家“少买少儿重疾险”,而是“选择一款补充医疗险”。

爱心事件的失控

来自微信公众平台的消息显示,11月29日起,《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一文阅读量快速上涨,并导致赞赏资金猛增,达到5万的上限。11月30日凌晨零点,赞赏功能自动重新开启,由于大量用户给公众号“罗尔”进行赞赏,由此触发系统漏洞,导致单日5万限制失效,短短1小时20分之内,累计赞赏金已经超过200万元。

尽管微信平台进行了拦截,由于实际赞赏金额远远超过设定的5万上限,微信平台对超额部分进行了暂时冻结。微信平台称,由于这篇文章并没有提出募捐的需求,只是用户自发赞赏,因此不存在违规行为,平台没有处理文章和账号本身。不过,小铜人公司发布的文章因在摘要和正文中明确引导用户转发朋友圈,因涉嫌诱导分享被删除处理。

11月30日下午,备受关注的医疗费用问题,也随着深圳市儿童医院的声明得到解答。11月30日下午,医院公布的费用明细显示,截至11月29日,罗尔的女儿三次住院总费用合计为204244.31元,其中医保支付168050.98元,自付36193.33元,三次平均自付费用占总治疗费用比例为17.72%。

20万元的治疗费用,自付部分仅3.6万元,网上一片哗然之声,众多网友纷纷指责罗尔是骗子。有人指出今年9月,我国首部《慈善法》开始实行,明确禁止个人公开募捐,个人公开募捐属于违法行为。那么罗尔和小铜人公司的行为算不算骗捐呢?

京师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凌霄等多位法律人士认为,罗尔的行为从目前来看并不属于个人募捐,而是属于个人求助。

“慈善法不禁止个人求助,因此罗尔的行为并不违法。”张凌霄说,如果是为了自己的亲属、孩子,在遇到困难时向社会寻求帮助,那这就属于个人求助;个人募捐的特征则是利他性,为了他人的利益向社会募捐。

在张凌霄看来,罗尔的行为也不算骗捐,因为骗捐是在没有真实的救助对象情况下,采取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骗取公众捐款的做法。

“家里就是有一个亿一样可以向他人求助。”对于罗尔有房有车却向社会求助的行为,张凌霄的看法是法律不禁止个人求助,所以这最多是道德问题。

不论是最初的转发还是最后的声讨,不少人都忽视了深圳市儿童医院发布消息中提到的患儿目前“病情十分危重”。11月30日下午,北青报记者从中华骨髓库湖北分库处获悉,目前湖北地区已有骨髓捐献志愿者与罗一笑(骨髓)初配成功。

不过罗尔说,从目前罗一笑的病情来看,“还没到那一步”。

这一天,对于罗尔来说肯定是失控的一天:被打爆的电话,潮水般的质疑和女儿病情危重的消息让他焦头烂额。

罗尔无奈地说:“人们已不关心我的女儿是不是在死亡线上挣扎,只想知道我是不是骗子。”

“这并不是孤例,这两年发生了多起因个人求助最后引发争议而失控的事件,每一次都让人们的捐款意愿受到打击,还是希望人们通过正规的途径捐款。”张凌霄说。

文/本报记者 张雅 张帆 李铁柱

供图/东方IC 网络

对话

如果有人觉得被骗我会退钱给他们

来自罗尔个人公众号的“募捐”失控了,不仅规模超出了他最初的想象,事情的反转也让罗尔遭遇了潮水般的质疑。昨天,罗尔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回应各种质疑,并表示如果有人觉得被骗,提出来的话他会退钱。

北青报:你女儿笑笑目前的情况怎么样?

罗尔:还在重症监护室。

北青报:笑笑目前的医疗费每天多少钱?

罗尔:每天的数目不一样,11月29日是1.6万元。

北青报:网上有人称,目前笑笑的医疗费约是11万元,报销比例超过70%,报销结束,你仅需要花费2万多元,这属实吗?

罗尔:这是9月份和10月份两个月的数据,差不多是报销70%以上的,报销后大概是付2万块钱左右。但是11月份以来,笑笑在重症监护室,使用的很多器具和治疗是不在报销范围内的,所以花费就不好统计了。

北青报:看到你曾经在自己的公号文章中写你有三套房、两辆车和一家公司,动辄会有上百万的广告收入。

罗尔:广告公司是没有的,房子是事实。

北青报:现在有网友质疑说,有三套房为什么不选择卖房救女,却要“卖文救女”?

罗尔:房子除了深圳自己家住的这一套,确实有两套在东莞,加起来价值120万左右,但都是2015年买的,还没有房产证,所以不能拿出来买卖。房子的房贷是40多万,每个月需要还房贷5200元,但两套房子每月收租可以收5249元。

北青报:当时为什么选择和小铜人合作,通过“转发一次,(小铜人)捐赠一元”的形式,有网友质疑你此举是在借女儿患病一事营销这个“P2P观察”的平台和小铜人,你怎么回应?

罗尔:不是营销,但之前确实有(策划)商量。小铜人的负责人跟我是朋友,最开始要给我捐款,因为我就是很好面子的人,就没有接受,他就提出“转发一次,(小铜人)捐赠一元”的形式,通过这种形式给我捐款,我就同意了。只不过没有想到有这么大的影响。

北青报:200多万的捐款将如何使用?

罗尔:除了留下女儿的治疗费用,剩下的我们11月30日和深圳市民政部门联系过了,希望成立一个救助白血病患儿的基金,如果通过的话,以后会免费提供给其他白血病孩子。

北青报:你怎么看现在网上的质疑?现在有人怀疑自己被“骗”,希望拿回打赏的钱款,会退款给他们吗?

罗尔:也知道了,但是现在女儿还在重症监护室……如果有人觉得被骗,他提出来,我会退打赏的钱给他们。

扫描二维码关注未来世界网微信公众平台随时获取丰富科技信息
未来世界,科技资讯,科技产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