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秀:地图学鼻祖原是两朝不倒翁(下)

    文接《裴秀:地图学鼻祖原是两朝不倒翁(上)》

(下)两朝不倒只为地理研究

  裴秀能在当时的环境下完成《禹贡地域图》,可谓奇迹。因为他生活在风云激荡的后三国时期,还经历了魏朝与晋朝的权力更替。只有正确处理与曹氏、司马氏集团当权者的关系,两边都不得罪,才有可能静下心来研究地理。否则,性命都难保全。裴秀的一帮同僚,如超级帅哥何晏、“智囊”桓范、忠臣王经等,都因为没处理好这个关系被诛杀;贾充虽一味讨好司马氏,一生富贵,但只留臭名于青史。

  裴秀全身而退,并且在地理学在颇有建树,这足可见他的情商之高。一方面,他交往的人,都是诸如皇亲曹爽、权臣司马昭、皇帝曹髦等人,哪个都不好惹;另一方面,世人很认可裴秀,甚至包容他的缺点,比如他曾当面嘲弄口吃的发明家马钧,但人们只是一笑置之。

  两朝不倒的首要原因,是裴秀出身高贵。在门阀制度盛行的魏晋时期,出身很大程度决定着个人的前途。大族“河东裴氏”,在曹魏建国初年就显赫无比。大将军曹爽(注一)掌权,延聘裴秀为下属,世袭清阳亭侯。熟悉三国历史的人都知道,曹爽是个糊涂蛋。心知肚明的裴秀在大将军府整日表面无所事事,私底下一门心思钻研地理。他的地理基础知识,都是这段时间学习的。

  公元249年,司马懿发动高平陵之变,曹爽被杀,裴秀受牵连被免职。毕竟是大族,司马懿可不想树下这个大敌。

  不到两年,安东将军司马昭(司马懿的次子,注二)聘请裴秀为司马,借此拉拢裴氏一族。与此同时,少年天子曹髦(注三)也常常请裴秀到皇宫东堂谈论学问,切磋文章,还尊其为儒林文人。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裴秀怎会不清楚曹髦对司马昭恨之如骨?这种情况下,裴秀夹在中间,做起两面派:在东堂只谈文学和地理,绝口不言政治;在安东将军府则反之。公元257年,魏国皇亲诸葛诞发动叛乱,司马昭亲自率军讨伐,裴秀当随从,一直献谋献策。平叛后,裴秀升任尚书,封鲁阳乡侯。

  公元260年,曹髦被司马昭暗派的贾充所杀,少年曹奂被立为皇帝。裴秀看到魏国大厦将倾,便彻底与曹氏决裂,投奔司马氏。后来,朝廷改制度,裴秀负责修改官制,主持恢复五等爵制。他因功被封为济川侯。那些年,裴秀陷于政治斗争中,几乎没时间研究地理;偶尔空闲,也只是把有关制图理论的心得略作记录。

  看惯世俗人情的裴秀,像一只盘旋的雄鹰,静静等待属于自己的食物

  机会终于来了。公元266年,司马炎称帝,代魏建立西晋。裴秀升任左光禄大夫,封钜鹿郡公。次年,他升为司空,位列三公,主管工程、利等。这下,他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研究地理了。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裴秀把前些年研究的理论知识总结起来,归纳为著名的制图理论——“制图六体”。经检验合格后,他又把此理论运用到《禹贡地域图》中,流传后世。

  “制图六体”的影响力比《禹贡地域图》更大。所谓“制图六体”,即地图制图的六项原则,具体包括六方面:一是“分率”,反映面积、长宽之比例,即现在的比例尺;二是“准望”,确定地貌、地形间的相互方位关系;三是“道里”,用来确定两地之间道路的距离;四是“高下”,即相对的高程;五是“方邪”,即地面坡度的起伏;六是“迂直”,实地高低起伏与图上距离的换算。

  “制图六体”的前三条法则,阐述了地图的比例、方位和距离,是现代地图绘制不可缺少的数理元素。后三项原则论述如何正确表达两点距离的方法,即由于方向偏斜和将曲线变为直线产生的误差,将斜距化为水平距的改正(高下),方位偏差的改正(方邪)和曲线改正(迂直,即曲直),最后才能得到不带或少带误差的“飞鸟直达”距离。

  “制图六体”是汉魏制图实践的理论总结,也是中国最早的地图制图学理论,它正确的阐明了地图比例尺、方位和距离的关系,对中国西晋以后的地图制作技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个理论一直应用到明朝末年,达1400多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制图六体”为中国传统地图(平面测量绘制的地图)奠定了理论基础。由此可见,裴秀被称为“中国传统地图学的奠基人”,可谓名至实归。

--------------------------------------------------------------

  注一:曹爽,三国名将、大司马曹真的长子,三国时期曹魏宗室、权臣。公元239年,明帝曹叡病危,拜曹爽为大将军,与司马懿并为托孤大臣。在任时任用私人,专权乱政,侵吞财产,一意孤行出兵伐蜀造成国内虚耗死伤惨重。公元249年正月初六,司马懿发动高平陵政变,解除曹爽大将军的职务,并以谋反之罪将其族诛。

  注二:司马昭,三国时期曹魏权臣,西晋王朝的奠基人之一。他是司马懿与张春华的次子,西晋开国皇帝晋武帝司马炎的父亲。早年随父抗蜀,多有战功。曹髦时,继兄司马师为大将军。专揽国政,走向代魏之路。甘露五年,魏帝曹髦死后,立曹奂为帝。司马炎代魏称帝,建晋朝,追尊其为文帝,庙号太祖。

  注三:曹髦(241年11月15日-260年6月2日),魏文帝曹丕之孙,三国时期曹魏第四位皇帝,即位前为高贵乡公。曹髦对司马氏兄弟的专横跋扈十分不满,于公元260年召见王经等人,对他们说“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率领僮仆数百余人讨伐司马昭。在司马昭心腹贾充的指使下,曹髦被武士成济当场所杀,年仅20岁。曹髦擅长书写诗文,绘画艺术也不错,有《祖二疏图》、《盗跖图》等作品流传后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