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商产业链调查:南京同仁堂陷酵素风波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南京同仁堂注定要面对这场争议。

瘦身酵素产品珍嗖啦将“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的商标印上了包装,对此,该商标的拥有者南京同仁堂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对该产品使用相关商标表示抗议。

但这并非一场简单的盗用商标案,因为工商资料显示,珍嗖啦的生产商同样具有“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的商标使用权。

经历1元转让风波后的南京同仁堂,已经参与了20余家名字中带有“南京同仁堂”字样的企业,部分企业的经营行为令传统老字号卷入新的漩涡。

当同仁堂遇上微商,一场看似复古式创新的背后,却蕴藏着难以言说的利益纠葛。

知名商标随意贴

两年以来,酵素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风靡微商界。令很多专家没有想到的是,换成“洋文”名字的“酶”竟然身价暴涨。

“酵素就是酶,只是翻译不同才有了两个名字。这类产品的原理和酵母片几乎是一样的。”营养学专家方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没有添加其他维生素的酵素比酵母片功能还单一,效果甚至更差。”

山东一家制药企业负责人游经理也向记者透露:“酵素的制作工艺非常简单,这项技术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在保健食品领域,几乎可以称为没有门槛的技术。”

游经理的企业提供保健食品OEM和ODM贴标服务,他自称国内有多家知名微商选择了他的工厂加工产品,但其不肯透露具体品牌。

记者以自有品牌微商定制酵素为由向游经理询问价格,获知该企业酵素粉出厂价为350元左右每公斤,单支50毫升酵素成品出厂价,连带包装在内价格不超过3元。而通过微商渠道包装后,目前微商市场酵素类产品的普遍售价在单支30到60元不等。

“目前你在微商里能看到的酵素产品,99%都是国内厂商代工的。”游经理说,“想贴现成的牌子你就选一个品牌做模仿,如果你想自己包装一个品牌,就多付出点时间经营,也绝对没问题。技术层面完全没有问题,也不会出现食品安全问题,最多就是菌群调节出现混乱,拉几天肚子,要减肥的姑娘们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珍嗖啦显然选择了自塑品牌的方式,珍嗖啦所属的武汉缇丽莎尔时尚商贸有限公司与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家老铺健康科技)达成合作,在珍嗖啦外包装上使用了“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的商标,这也为其争取到更多信任,使其成为酵素类产品中成长最迅速的品牌之一。

但“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品牌所有者——南京同仁堂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同仁堂)却向记者证实:“珍嗖啦的生产、经营、销售与南京同仁堂没有任何关联,珍嗖啦在包装上使用‘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商标,属于违规行为。”

有何关联

在大多国人心目中的老字号同仁堂是指总部位于北京的上市公司——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同仁堂),这是延续百年老字号的正宗国字号名牌企业。

北京同仁堂办公室负责人11月24日向记者确认,“北京同仁堂与南京同仁堂没有任何关联”。

南京同仁堂虽然百年以前与北京同仁堂同为一家,但在历史的变革中,同仁堂已经分化为两家不同的企业,坊间也有了南北同仁堂之分。

最终,北京同仁堂以同仁堂为标识上市成功,而南京同仁堂选择了“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作为最终的招牌,并将“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并入国资企业南京医药,整体上市。

2012年,经历一场争议颇大的“1元转让”风波后,江苏民营企业家孙怀东成为南京同仁堂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品牌的实际控制人。

珍嗖啦的合作方“乐家老铺健康科技”是南京同仁堂参股企业。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中南京同仁堂以商标权方式认缴出资50万元。

南京同仁堂办公室负责人在回复记者提问时表示,南京同仁堂在乐家老铺健康科技中参股比例仅有3%,该公司所有经营、生产、销售活动南京同仁堂均未参与。

该负责人明确回复,珍嗖啦使用“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商标是属于违规行为,南京同仁堂已经就此事向乐家老铺健康科技发函,“希望对方(乐家老铺健康科技)可以合理合法谨慎地使用‘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品牌,如果他们不改正,我们可能会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

但该负责人并未就乐家老铺健康科技该如何使用“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品牌进行解释。

微商网络

南京同仁堂卷入珍嗖啦风波并非偶然。

工商资料显示,一元转让事件后,南京同仁堂仅在2014年至2015年间,直接投资或参与投资了超过20家名称包含“南京同仁堂”字样的公司。

2016年1月27日及10月24日,南京同仁堂先后两次发布公司声明,内容均为针对包含南京同仁堂字样公司不合规使用“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商标。

以无形资产入股后,对“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商标的使用争议显然并非孤例。而南京同仁堂发布声明的速度,显然无法与多家公司新产品的开发速度相提并论。

珍嗖啦合作方之一的乐家老铺健康科技推出的多款产品均带有“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商标,但目前仅有微商独家渠道的珍嗖啦与米昔被曝出争议,其他相关产品是否存在类似风险仍未可知。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乐家老铺健康科技实际控制人齐昆岩早年为一米商。其本人对医药、保健食品领域“只能算是半路出家”,“仅仅是凭借网络营销手段和代工贴标立足于大健康产业”。

南京同仁堂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特意强调,珍嗖啦定位是保健食品,是国家批复的合格产品。但珍嗖啦包装上提供的食品生产编号,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上的搜索结果却显示为厦门滋颜实业有限公司获准生产的果冻产品。

记者从上述匿名人士处获知,厦门滋颜确系珍嗖啦代工厂,双方合作模式为OEM代工。

巧合的是厦门滋颜实业有限公司法人陈银益同样精于微商,其自任董事长的厦门滋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滋颜品牌闻名于微商界。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南京同仁堂注定要面对这场争议。

瘦身酵素产品珍嗖啦将“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的商标印上了包装,对此,该商标的拥有者南京同仁堂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对该产品使用相关商标表示抗议。

但这并非一场简单的盗用商标案,因为工商资料显示,珍嗖啦的生产商同样具有“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的商标使用权。

经历1元转让风波后的南京同仁堂,已经参与了20余家名字中带有“南京同仁堂”字样的企业,部分企业的经营行为令传统老字号卷入新的漩涡。

当同仁堂遇上微商,一场看似复古式创新的背后,却蕴藏着难以言说的利益纠葛。

知名商标随意贴

两年以来,酵素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风靡微商界。令很多专家没有想到的是,换成“洋文”名字的“酶”竟然身价暴涨。

“酵素就是酶,只是翻译不同才有了两个名字。这类产品的原理和酵母片几乎是一样的。”营养学专家方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没有添加其他维生素的酵素比酵母片功能还单一,效果甚至更差。”

山东一家制药企业负责人游经理也向记者透露:“酵素的制作工艺非常简单,这项技术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在保健食品领域,几乎可以称为没有门槛的技术。”

游经理的企业提供保健食品OEM和ODM贴标服务,他自称国内有多家知名微商选择了他的工厂加工产品,但其不肯透露具体品牌。

记者以自有品牌微商定制酵素为由向游经理询问价格,获知该企业酵素粉出厂价为350元左右每公斤,单支50毫升酵素成品出厂价,连带包装在内价格不超过3元。而通过微商渠道包装后,目前微商市场酵素类产品的普遍售价在单支30到60元不等。

“目前你在微商里能看到的酵素产品,99%都是国内厂商代工的。”游经理说,“想贴现成的牌子你就选一个品牌做模仿,如果你想自己包装一个品牌,就多付出点时间经营,也绝对没问题。技术层面完全没有问题,也不会出现食品安全问题,最多就是菌群调节出现混乱,拉几天肚子,要减肥的姑娘们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珍嗖啦显然选择了自塑品牌的方式,珍嗖啦所属的武汉缇丽莎尔时尚商贸有限公司与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家老铺健康科技)达成合作,在珍嗖啦外包装上使用了“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的商标,这也为其争取到更多信任,使其成为酵素类产品中成长最迅速的品牌之一。

但“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品牌所有者——南京同仁堂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同仁堂)却向记者证实:“珍嗖啦的生产、经营、销售与南京同仁堂没有任何关联,珍嗖啦在包装上使用‘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商标,属于违规行为。”

有何关联

在大多国人心目中的老字号同仁堂是指总部位于北京的上市公司——中国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同仁堂),这是延续百年老字号的正宗国字号名牌企业。

北京同仁堂办公室负责人11月24日向记者确认,“北京同仁堂与南京同仁堂没有任何关联”。

南京同仁堂虽然百年以前与北京同仁堂同为一家,但在历史的变革中,同仁堂已经分化为两家不同的企业,坊间也有了南北同仁堂之分。

最终,北京同仁堂以同仁堂为标识上市成功,而南京同仁堂选择了“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作为最终的招牌,并将“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并入国资企业南京医药,整体上市。

2012年,经历一场争议颇大的“1元转让”风波后,江苏民营企业家孙怀东成为南京同仁堂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品牌的实际控制人。

珍嗖啦的合作方“乐家老铺健康科技”是南京同仁堂参股企业。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中南京同仁堂以商标权方式认缴出资50万元。

南京同仁堂办公室负责人在回复记者提问时表示,南京同仁堂在乐家老铺健康科技中参股比例仅有3%,该公司所有经营、生产、销售活动南京同仁堂均未参与。

该负责人明确回复,珍嗖啦使用“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商标是属于违规行为,南京同仁堂已经就此事向乐家老铺健康科技发函,“希望对方(乐家老铺健康科技)可以合理合法谨慎地使用‘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品牌,如果他们不改正,我们可能会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

但该负责人并未就乐家老铺健康科技该如何使用“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品牌进行解释。

微商网络

南京同仁堂卷入珍嗖啦风波并非偶然。

工商资料显示,一元转让事件后,南京同仁堂仅在2014年至2015年间,直接投资或参与投资了超过20家名称包含“南京同仁堂”字样的公司。

2016年1月27日及10月24日,南京同仁堂先后两次发布公司声明,内容均为针对包含南京同仁堂字样公司不合规使用“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商标。

以无形资产入股后,对“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商标的使用争议显然并非孤例。而南京同仁堂发布声明的速度,显然无法与多家公司新产品的开发速度相提并论。

珍嗖啦合作方之一的乐家老铺健康科技推出的多款产品均带有“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商标,但目前仅有微商独家渠道的珍嗖啦与米昔被曝出争议,其他相关产品是否存在类似风险仍未可知。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乐家老铺健康科技实际控制人齐昆岩早年为一米商。其本人对医药、保健食品领域“只能算是半路出家”,“仅仅是凭借网络营销手段和代工贴标立足于大健康产业”。

南京同仁堂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特意强调,珍嗖啦定位是保健食品,是国家批复的合格产品。但珍嗖啦包装上提供的食品生产编号,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上的搜索结果却显示为厦门滋颜实业有限公司获准生产的果冻产品。

记者从上述匿名人士处获知,厦门滋颜确系珍嗖啦代工厂,双方合作模式为OEM代工。

巧合的是厦门滋颜实业有限公司法人陈银益同样精于微商,其自任董事长的厦门滋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滋颜品牌闻名于微商界。

扫描二维码关注未来世界网微信公众平台随时获取丰富科技信息
未来世界,科技资讯,科技产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