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修成“网红”吗?先修成“网红脸”

想修成“网红”吗?先修成“网红脸”

“网红”培训师苏喆在后台监督主播直播,有时也会亲自出镜与主播互动。受访者供图

想修成“网红”吗?先修成“网红脸”

凌晨4点,距苏喆下班通常还有一个小时。在不到20平米的房间里,苏喆的办工桌上摆了三台电脑。屏幕里,正在直播的主播仍像打了鸡血一样,“房间”里每进来一位粉丝,她们总会热情打招呼。

在午夜为数不多的粉丝中,苏喆是潜藏其中的一位“水友”,用弹幕和与主播连麦的方式,提醒平台上主播注意言语举止,“衣着不可太暴露,要不然违规了”,“房间里有不良分子,注意心情”。

26岁的苏喆来自河南商丘,是一位全职的“网红”培训师。两年间,他培训过的“网红”达上千人。同时,苏喆也是一位有着11年直播经验,在两个直播平台拥有230万粉丝的资深主播。

在成为“网红”培训师之前,苏喆是江苏昆山一家模具厂的工人。在他看来,两份工作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依旧像是流水线上的工人,按照标准化的模式加工产品,只是现在负责量产的是“网红”。

定制:培训的最小“网红”仅14岁

今年年初,苏喆离开了工作7年的模具厂,从昆山阳澄湖边上的小镇来到了河北石家庄的一家“网红”培训公司。他每天的工作是在直播平台上通过数据分析和内容监督来培养、包装、推广、销售“网红”。

对于新工作,苏喆这样形容,“别人把‘产品’(网红)交给我,而我负责上颜色。”根据苏喆统计,他培养过的网红人数达到一千多人。这些学员一般由所属的经纪公司交来培训,学费则以学员们直播时产生的收益按比例支付。培训周期短则一周,长则三个月。

对于如何加工“网红”,培训师们有一整套标准化的授课流程,课程涉及化妆、形体、言语、肢体动作、自我营销、粉丝维护等方面,内容细致到“当粉丝要求主播提供微信号该怎么避免被骚扰”等问题。

当一排形态各异的女孩站在面前时,苏喆能快速分批归类:长相甜美的适合走可爱路线;身材姣好的定位为性感主播;如果两者皆一般的,则必须要有趣。苏喆培训过的“网红”以90后为主,最小的仅有14岁,有的是兼职,为了增加收入;有的则专职做了主播,因为不想过朝九晚五的生活;还有的因嫉妒而想尝试,“她不如我好看,也能做直播赚钱”。那位只有14岁但打扮成熟的女孩则称,在学校当主持人,想锻炼自己。不管基于什么原因,80%的“网红”一见面都会急切地问苏喆,“公司底薪给多少?”

装扮:大圆脸能修成网红脸

主播们开始接受的第一个培训是装扮。女孩们化妆前后,简直判若两人。根据苏喆的经验,面对直播镜头,主播们要化比平常浓30%的妆,尤其要注重眉眼部位。在服装搭配上,每位主播穿什么礼服、职业装或小吊带,身上佩戴什么装饰,一般也由苏喆指定。

每天中午1点,苏喆开始上班,对主播们当天直播内容进行指导,包括开播内容说什么,以何种方式开场,怎么展开话题,放什么类型的伴奏。在新人主播上播之前,苏喆还会手把手教她们认识平台和各种设备,熟悉操作设置和视频辅助软件。

在苏喆看来,要打造知名“网红”,长相只占三分。因为通过妆容打扮和美颜视频,每位主播都可以“跟天仙一样”,尖子脸、浓眉大眼、高鼻梁、薄嘴唇、皮肤白皙,直播时画面充满梦幻效果。“现实中即便是大圆脸,也能调整视频参数,修成标准的网红脸。”苏喆对南都记者说道。

本领:五分钟内把人逗笑

苏喆培训“网红”的经验来源于自己的实践。2005年,当苏喆还是一位中学生时,便开始接触直播。当时他最常玩的一款直播软件名为“聊聊语音”。苏喆还记得,一位在四川开酒店的姐姐曾专门向他传授过直播经验,比如“开播前养成一个习惯,全身换个遍”,“如果不擅长唱歌跳舞,能在5分钟内把人逗笑也是本领。”

在直播了一年多后,苏喆收到了第一份“礼物”。2007年,一位失恋的退伍军人在直播间与苏喆聊天,“我开玩笑安慰他,把他逗得可乐了。”后来,这位大哥给了苏喆500元的“礼物”。经过平台提成后,苏喆拿到了250元,这些钱相当于他一个月的生活费。此后,苏喆收到的“礼物”越来越多,从最初的每月不到百元增加到上千元,及至2009年苏喆大专毕业时,他每个月直播收入可达1500-3000元。

2009年到昆山的模具厂打工后,苏喆并未因此中断直播,只是每天直播的时间挪到了下班后,即晚上9点半到凌晨1点半。苏喆总结的吸粉秘籍大致为,嘴要甜,注意与粉丝互动沟通,时刻保持激情状态。当有人打赏礼物要及时表示感谢,看见骨灰粉上线要热烈欢迎。

收入:有主播月入5万-10万

目前,苏喆在YY和网易CC直播平台上累计拥有230万粉丝,其中不乏真刷礼物的“土豪”,比如他现在的老板。两人相识于前年,“当时我们老大经常来刷礼物,每次都是四五千。后来,我们慢慢有了合作,我帮他连麦带主播。”苏喆口中的老大也是90后,比他小两岁,自2014年开办“网红”培训公司至今,“已有两套房子和两辆车子了”。

相比于其它方式,主播的进入门槛更低、受众人群更广、覆盖领域也更宽泛,因而成为“网红”变现的主要渠道。粉丝们通过赠送礼物打赏“网红”,而“网红”则按比例与平台和经纪公司进行分成。据苏喆介绍,业余主播的收入一般每月在3000-6000元左右。拼搏的主播可达到1万-3万元,而全职的专业主播则达到5万-10万元。

和“网红”们一样,像苏喆这样的“网红”培训师也有不错的收入。苏喆光是参与其他公司的一些合作项目,每月收入就可达到2万-3万元。此外,他还拥有所在公司15%的股份。

非议:“网红就像‘次品’一样”

尽管收入可观,但工作并不轻松。网络平台的直播时段决定了“网红”和培训师们日夜颠倒的工作状态。一般来说,每天中午12:30-14:00和晚上19:00-22:30为直播黄金时段。当主播们开始直播时,苏喆需要全程监工,在后台观看直播内容,防止一些主播为获得礼物、取悦粉丝,而进行“大尺度”表演,以及其他平台趁机挖主播的情况发生。同时对主播出现的语言表达缺陷、话题敏感、穿着暴露等问题,作出指导或警告。

大概到夜里12点半至1点,第一批主播下档。一直持续到5点左右,主播们才会基本下播。“做主播的都是夜猫子。”苏喆见过努力的主播,开播前整理资料,并将直播内容一一记在脑子,只要“房间”没有人说话了,立马打招呼,活跃现场气氛。有时遇到黑粉攻击,还要放下身段,心平气和去讨好他们。在熬夜直播完六七个小时后,主播们基本累得说不出话来。

可是,“网红的付出往往不被认可”。苏喆告诉南都记者,“网红”总是在电脑面前聊天,她们似乎只存在网络里,于现实生活中乏人问津,而且经常受到排挤,被人污名化。“相比于明星,网红就像‘次品’一样。”

扫描二维码关注未来世界网微信公众平台随时获取丰富科技信息
未来世界,科技资讯,科技产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